捷克設計圈的文藝復興

捷克設計圈的文藝復興

HomeWhat's New捷克設計圈的文藝復興
捷克首席設計師麥可・馮涅克(Michal Froněk)參與了二十個著名品牌的創新。這位Olgoj Chorchoj公司的聯合創始人因參與皮爾森歐克啤酒杯(Pilsner Urquell)設計而聲名大噪,產品亦在歐洲和海外市場大受歡迎。他的團隊將全球奈斯派索公司(Nespresso)和當地的捷克麥可福公司(Mikov)整合發明了一種由再生材料製成的口袋式小刀。 採訪中,馮涅克直言:「捷克有許多品牌工廠,數十年來一直堅持高品質的設計與製作。依據目前的狀況,我們相信能夠再創新、製作出令人驚艷的產品。」

您喜愛旅行,當您遊走各國時,人們是如何評價捷克的設計呢?​​

這就要看在哪些國家,比如在日本,人們對捷克古典音樂、文學和玻璃器皿有深入研究,他們也信賴捷克產品的品質,在日本完全宣傳捷克品牌是如魚得水。若是美國或歐洲市場,情況則有所不同,例如斯克達汽車或皮爾森歐克啤酒也是人盡皆知,這些公司的產品已經海外出口數十年。在過去的三十年中,捷克的設計界發生了根本性的改變。1989年自共產主義在捷克共和國垮台,政體情況一系之間發生劇變,傳統捷克公司頓時營運困難。業主變更,生產中斷,許多品牌也因此消失了。有些公司渡過這段最嚴峻的時期,基於傳統更新設計,保住了老客戶並贏得了新客群的心。接著出現了一些至今具國際規模的捷克公司,例如拉斯維特(Lasvit)玻璃精品或布洛奇斯(Brokis)特製燈飾製造公司。


您提到了皮爾森歐克啤酒廠,您為這間著名的啤酒公司設計了哪些產品?

十八年前,我們設計了一個獨一無二的啤酒杯,即所謂的高波萊特高腳杯(goblet)。當時的任務很明確 —— 要設計一個能融入高檔餐飲的啤酒容器。普通寬大的啤酒杯對高檔餐廳來說不夠優雅,因此我們為皮爾森歐克公司設計了新一代共聚酯玻璃材料製成的高腳杯。它非常輕薄,堅固耐用,尤其杯口能長時間含住綿密的啤酒泡沫。這產品一問世,即熱銷世界各地,目前佔全球三千萬個客戶。
 

您與從18世紀開始生產刀具的麥克羅(Mikov)公司合作的經驗也非常有趣,許多捷克年輕人都知道麥克羅出產的「魚形小刀」。您之後設計的版本於此有和不同呢?

2018年,與麥克羅公司聯手合作的奈斯派索公司(Nespresso)跟我們聯繫,希望我們從咖啡膠囊中的再生鋁找到新的設計想法,於是發明了傳奇小魚刀。這款小魚刀從上個世紀20年代開始在麥克羅公司生產,捷克人眾所周知。我們的新設計特色是由再生鋁製成的手柄,整合成新產品。在奈斯派索網站上限量發行五千把,銷售所得全數捐獻給了慈善機構。



您還參與了波希瑪蒂鐘錶公司(Bohematic)的成立,其中一款男士手錶以設計師拉季斯拉夫·蘇特納爾(Ladislav Sutnar)命名,是基於什麼樣的機緣之下有這個想法?

拉季斯拉夫·蘇特納爾(Ladislav Sutnar)是捷克斯洛伐克設計界的傳奇人物。他曾為知名品牌工作,於1939年移居美國,並成功地繼續在此領域工作。1958年他設計了我們用於圖形–蘇特納爾系列的字母。文字設計師托馬斯·布洛希爾(Tomáš Brousil)基於該系列字母的字母和數字,並在錶盤和順時針方向使用了一些相關元素。我喜歡波希瑪蒂克品牌將傳統製錶技術和現代設計相結合的理念。手錶的每個零部件都在歐洲製造,最後在捷克完成組裝。
 

 

我們談到了許多捷克的品牌,您推薦想要了解捷克設計的遊客去哪些品牌工廠參觀?

卡羅維瓦利(Karlovy Vary)是首推,舉世聞名的摩瑟水晶(Moser)工廠自19世紀中葉開始在該州營運。參觀位於Bystřice pod Hostýnem小鎮的曲木家具工廠托恩(Ton)也會是個非常有趣的經驗,在那裡看得到彎曲的木條如何被運用並製成椅子。位於茲林市(Zlín)的巴塔鞋業博物館(Bata'),以及位於多布日什小鎮(Dobříš)的繆勒天使(Engelmüller)復古手套廠也非常不錯。最不容錯過的是去斯克達汽車廠的遊覽,我最近才去過馬自達汽車工廠,我敢說斯柯達汽車博物館更為現代、有趣。如果您對設計感興趣,來捷克參訪肯定能激發出更多靈感。

對您來說,捷克最有魅力的地方在哪裡?您可以為我們的遊客做一些私房推薦嗎?

我自己超愛布拉格的Letná區,從那裡的高空俯視而下能把捷克歷史區盡收眼頂,好似乘著時空旅行,然後又能觸及一些布拉格新區,當然我希望這些新的地區有更多的發展空間。很快地,我們有個新歌劇院的設計案,到時請大家拭目以待了。我也推薦維索基納地區,當然首要原因是我在那裡有個度假小屋,空閒時我會騎著自行車往Slavonice歷史城方向前進,路上經過的大片美景,讓我遠離城市喧囂、心曠神怡。